首页 文化 正文

内蒙古鄂尔多斯六处遗址取得考古新突破

扫码手机浏览

内蒙古鄂尔多斯六处遗址取得考古新突破...

内蒙古鄂尔多斯六处遗址取得考古新突破

  记者1月31日从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院获悉,2023年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的六处遗址实现了考古新突破。
  “2023年,考古人员对准格尔旗四犋牛窑子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共清理出遗迹现象26处。此次发掘出土的遗物、遗迹是对准格尔旗地区夏商时期历史资料的重要补充,对研究鄂尔多斯乃至内蒙古中南部地区先秦时期考古学文化、古代人群关系、生业方式等具有重要价值。”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院考古工作人员李倩告诉记者。
  在准格尔旗薛家湾镇柳青梁村西侧的柳青梁遗址中,考古人员共清理灰坑285座、房址18座、壕沟13条、墓葬1座。考古工作人员高海涛认为,根据出土器物及遗迹形制分析判断,柳青梁遗址主体年代应在朱开沟文化时期,其中房址内发现的储煤坑,证明了先民们当时已开始利用鄂尔多斯地区丰富的煤炭资源进行生存。
  考古人员根据准格尔旗牛光圪旦遗址出土的器物分析,遗址Ⅰ区主体年代应在龙山晚期,而Ⅱ区出土的陶片从仰韶晚期至商周时期皆有,年代跨度较大。经对灰坑房址形制及其出土器物研究判断,遗址主体时代应为龙山时期。该遗址的发掘与研究对了解内蒙古中南部地区考古学文化序列、社会形态的研究等都具有重要价值。
  在位于薛家湾镇牛光圪旦行政村孤子渠自然村一处台地上的孤子渠遗址,考古人员共清理灰坑9座、房址5座,出土石锄1件、圆陶片12件、残断陶环7件及少量残陶片。不同年代陶片的发现,表明该遗址区文化属性较为丰富,为证明本地区文化的延续性提供了有力证据。
  考古工作人员齐溶青表示,在吴家梁遗址,通过对动物骨骼的鉴定,他们发现该遗址动物骨骼以鹿、羊、牛为主,说明除农业以外,畜牧、狩猎在该遗址中也占有较为重要的地位。这为研究还原当地农牧交错地带的历史面貌提供了一定依据。
  在准格尔旗的纳林沟遗址,考古工作人员李智文认定,该遗址早期阶段是中国北方朱开沟文化时期一处重要的聚落遗址。纳林沟遗址新的考古材料对研究朱开沟文化房址的营造和分布规律,深入探讨朱开沟文化的社会组织结构、聚落布局等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