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 正文

春节发红包 装些“财商”教育

扫码手机浏览

春节发红包 装些“财商”教育  每逢过年,孩子们都能收到很多红包,这些红包要不要交给孩子支配?一些家庭也想借孩子收红包比较多的时期,对孩子施以“财商教育”,有没有更好的做法?从更高的高度看,要不要从小培养孩子的财商?如何培养?就上述话题,本期教育周刊邀请民主党派中的教育专家、经济学家,讲述他们的思考。...

春节发红包 装些“财商”教育


  每逢过年,孩子们都能收到很多红包,这些红包要不要交给孩子支配?一些家庭也想借孩子收红包比较多的时期,对孩子施以“财商教育”,有没有更好的做法?从更高的高度看,要不要从小培养孩子的财商?如何培养?就上述话题,本期教育周刊邀请民主党派中的教育专家、经济学家,讲述他们的思考。



  要不要把孩子在过年时收到的红包交给孩子自己支配?这是很多家庭面对的难题。曾经的情形是,发给孩子的红包,只是象征性地“归属”孩子一段时间后,就被父母以保管的名义收走“充公”了。张捷认为,这种方式虽然简单且保险,但可以处理得更有“智慧”。


  “用新钞发红包”


  在张捷看来,在给孩子发红包阶段,长辈就要花心思。


  在数字支付大行其道的今天,“电子红包”越来越流行。曾经的现金红包渐渐消退在人们的记忆里,以至于人们常常感叹:现在,越来越多孩子已经不认识代表人民币币值的元、角、分了。


  张捷称,这类“货币脱媒”现象对孩子的认知影响很大。当货币越来越数字化时,孩子经常会对金钱没有任何概念,而如果以纸币的形式发红包,孩子对钱币的重量、价值会有切身的感受。他还建议,用新钞装红包。“当孩子手拿崭新的纸币,可能因为舍不得花而更加珍惜。”另外,电子支付如今已经遍地开花,孩子想把这笔“大额资产”花出去,也不太容易。


  孩子收到红包后如何处理?张捷认为,可以让孩子享受部分支配权。孩子可以利用这部分钱,买自己想要的物品,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是,在孩子获得支配权后,要注意引导孩子自主做计划,而不是任由他们无目的无节制地支取。


  由于每个孩子的家庭环境不一样,收到的红包大小也不一,在到底该留多少钱供孩子自由花销的问题上,有些家长犯了难。对此,张捷称,可以考虑留出半年的花销额。为什么是半年?“让孩子在另外的半年里有念想,体会到没钱花时的紧张感,不至于觉得大人给钱花是理所当然的。”


  之所以主张给孩子纸币并限制他们的花销用度,张捷有他的考虑:如果钱存在孩子可以接触到的电子产品中,他们就可能将大笔钱用于玩电子游戏,还可能遭遇网络诈骗。他也提醒家长:“现在,有一些居心不良者专门算计孩子,甚至在孩子掌握大额金钱的时候,引诱他们去做违法乱纪的事情,积小成大,如果不能及时发现,后果可能非常严重。”


  培养财商要“因人而异,因家庭而异”


  在财商越来越受重视的今天,一些家庭借孩子过年集中收红包的时期,重点施以“财商教育”。但是,有的家庭将“赚大钱”“会理财”与“财商高”画等号,有些家长没有从孩子的爱好与特点出发,盲目地在孩子的“财商培养”上投入大量的热情。张捷列举了一系列他观察到的情形:有的家庭从小就非常注重让孩子“赚钱”,这些孩子的“财商”超前发展,甚至早早地就在同学中间做起了“大生意”,久而久之,他们在学习阶段的行为表现得功利而短视;有些孩子物质欲望低,对“赚钱之事”毫无兴趣,更不愿长大后从事相关的职业,但也被家长裹挟进“财商培养”的洪流里,痛苦不堪;还有一些孩子,名义上学习理财,但却将手里掌握的钱变成了与其他同学、朋友攀比、炫耀的工具……


  因此,就孩子的“财商培养”而言,张捷认为,不能孤立地对待,也不要一刀切,要因人而异,因家庭而异。他称,有必要让孩子从小意识到钱的重要性,但如果孩子家庭经济条件比较好,同时又把孩子教育得过于看重金钱,孩子就有可能因为金钱对他人特别苛刻,产生“为富不仁”的大问题。为此,家长要掌控好“度”,根据家中的财力帮助孩子找准边界,决定“松紧度”:“家中如果宽裕,就要让孩子多了解金钱之外的事件;如果家中经济条件紧张,要让他知道钱虽然重要,但并非万能。张捷称,“家庭要营造一种氛围,不要因为金钱,让孩子从小养成极端的性格。”


  此外,对于多子女家庭,在金钱一事上还应该做到一碗水端平。张捷在新作《红楼财经传家》当中也谈到了这方面的内容:“在王熙凤论娶亲花钱的时候,贾环的预算是三千两银子,而三春每个人都是五千两……贾环地位低,得不到应有的赞赏,这对孩子的心理健康和自信都非常不利。”


推荐文章